诗歌鉴赏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青春诗歌 > 诗歌鉴赏 > 文章内容

解读翻译李白《将进酒》,杯莫停,千金散尽还

土豆小囧的空间
作者:土豆小囧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未知 时间:2013-03-19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将进酒》原是汉乐府短箫铙歌的曲调,题目意译即“劝酒歌”。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曾用此题诗,为其代表作之一。《将进酒》是一首抒情诗。李白抒情诗打破了传统的温柔敦厚的诗教,诗中所表达的感情多是十分强烈的。诗人善于用力透纸背的语言把强烈的感情表达得淋漓 尽致。例如说愁,“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写恨,“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写高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此诗也是如此, 写人生短暂之可悲,畅饮抒情之可贵,对于未来的自信与绝望,饮酒产生欢乐与悲哀……这些有的是互相矛盾的,但诗中一律把它们推到极端,并表现得淋漓尽致, 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诗文解释】

  你难道没有看见,汹涌奔腾的黄河之水,有如从天上倾泻而来?它滚滚东去,奔向东海,永远不会回还。你难道没有看见,在高堂上面对明镜,深沉悲叹那一头白发?早晨还是满头青丝,傍晚却变得如雪一般。因此,人生在世每逢得意之时,理应尽情欢乐,切莫让金杯空对皎洁的明月。既然老天造就了我这栋梁之材,就一定会有用武之地,即使散尽了千两黄金,也会重新得到。烹羊宰牛姑且尽情享乐,今日相逢,我们真要干杯三百。岑夫子,丹丘生,请快喝不要停,我为你唱一首歌,请你们侧耳为我细细听。在钟鼓齐鸣中享受丰美食物的豪华生活并不值得珍贵,但愿永远沉醉不愿清醒。自古以来那些圣贤无不感到孤独寂寞,唯有寄情美酒的人才能留下美名。陈王曹植过去曾在平乐观大摆酒宴,即使一斗酒价值十千也在所不惜,恣意畅饮。主人啊,你为什么说钱已经不多,快快去买酒来让我们一起喝个够。牵来名贵的五花马,取出价钱昂贵的千金裘,统统用来换美酒,让我们共同来消融这无穷无尽的万古长愁!

  【词语解释】

  青丝:指黑发。

  雪:指白发。

  会须:正应当。

  岑夫子:指岑勋,李白之友。

  丹丘生:元丹丘,李白好友。

  钟鼓馔玉:泛指豪门贵族的奢华生活。钟鼓,指富贵人家宴会时用的乐器。馔玉:精美的饭食。

  【诗文赏析】

  置酒会友,乃人生快事,又恰值「怀才不遇」之际,于是乎对酒诗情,挥洒个淋漓尽致。诗人的情感与文思在这一刻如同狂风暴雨势不可挡;又如江河入海一泻千里。

  时光流逝,如江河入海一去无回;人生苦短,看朝暮间青丝白雪;生命的渺小似乎是个无法挽救的悲剧,能够解忧的惟有金樽美酒。这便是李白式的悲哀:悲而能壮,哀而不伤,极愤慨而又极豪放。表是在感叹人生易老,里则在感叹怀才不遇。理想的破灭是黑暗的社会造成的,诗人无力改变,于是把冲天的激愤之情化做豪放的行乐之举,发泄不满,排遣忧愁,反抗现实。jjyuyue.com

  全篇大起大落,诗情忽翕忽张,由悲转喜、转狂放、转激愤、再转狂放,最后归结于「万古愁」,回应篇首,如大河奔流,纵横捭阖,力能扛鼎。全诗五音繁会,句式长短参差,气象不凡。此篇如鬼斧神工,足以惊天地、泣鬼神,是诗仙李白的巅峰之作。

  《将进酒》题意为请人饮酒,本为汉代乐府饶歌十八首中的一首。关于此题郭茂倩曾解释说:“古词日‘将进酒,乘大白’,大略以饮酒放歌为言。”(《乐府诗集》卷十八)李白写作乐府古题时一般要顾及此题古义及题材传统,此诗也是如此。从表面上看这首诗确是写“饮酒放歌”的,但其中熔铸了诗人自己的感情,成为十分鲜明地表现诗人个性特点的著名诗篇,一千多年来为世人所传诵。

  开篇四句是两组排比句,以“君不见”开端,仿佛天风海雨迎面扑来,郁积在诗人胸中的激情喷薄而出,用以抒发他因飞光流驰,时不我待所引起的无穷悲慨。诗人以奔腾咆哮的黄河起兴。“黄河之水天上来”,似乎黄河还不够宏伟,而须想像它从天而下,极言河水落差之大,用以形容黄河流速之疾及其不可阻挡的气势,并令人想到一去不复返的时间。古人常用流水比喻时间流驰,如“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但没有任何诗句有此宏伟的气魄。然后点出“高堂明镜悲白发”,看来“明镜”亦有情,它以青春为喜,以迟暮为悲。“朝如青丝暮成雪”,用此以形容人生的短暂,把人生之可悲形容到极端。这种悲哀是强烈的,但并不给人以衰飒之感,因为悲慨的抒发是以黄河从发源到人海这个上天下地无限广阔的空间作为背景的,它给读者的艺术感受首先是豪迈奔放的气势,在这种不同凡响的自然形象衬托下,悲哀只能是巨人的悲哀,与“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之类的伤感和叹息迥然异趣。

  流光飞驰,华年易逝,古往今来的敏感诗人无不有此感啃。诗人屈原因为日月流逝而想到“恐惰名之不立”,而李白似乎要颓放一些,“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蹲空对月!”说得直率而斩截,表示自己要在感官享受中打发时日。其实此二句只是失意一时的豪语。这正如《古诗十九首》中的“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在歧路,坎坷常苦辛”是沉沦下僚者所发出的愤激语一样,这鼓吹享乐的豪语也是愤激语。诗人何尝“得意”?达官显宦志得意满之时是不必大谈“人生得意”的,李白之所以拣起这个话头,正因为他处在失意之中。所谓“得意”,乃是几个老友相逢,互相倾诉衷肠,纵酒狂歌,大发牢骚而已。这正是诗人百无聊赖心境的反映。“须尽欢”指要尽情享受此短暂的欢乐,也就是这次饮宴要一醉方休。“莫使”句是用双重否定句代替直陈,以表现劝酒时的热烈。当此良辰美景,贤主嘉宾齐会之时不举杯痛饮还等待什么呢?于是可以想见宾主举杯、笑语腾喧的热烈场面。宴会上诗人可能揭露他在长安目睹的统治者种种丑态,也许畅谈山中烟霞,向拍三求道归隐……突然笔锋一转:“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高谈阔论,狂歌纵酒原是为了平息自己内心难以压抑的痛苦,取得暂时的麻醉,但内心的隐痛,酒酣耳热之时,却最易涌上心头。他想到自己所受的冷落和欺骗,想到统治者对自己嘲弄与轻视,难道自己真是永远失败了吗?不,诗人不会承认这一点,他自信而又自豪地唱出了这气势磅礴的诗句。这两句诗表现了诗人对自己才能、力量的充分肯定和屡遭失败之后不肯屈服的倔强性格。它不仅是时代的最强音,对后世人们也有振聋发联的作用。“千金散尽”还表现出诗人重情谊、轻金钱的风格。李白“囊者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千金又算什么呢?当然,诗人相信千金复来,不是梦想“青蚊飞来,眉眼莞尔”,而是相信自己的价值。金钱是身外之物,但它可以换得眼前的欢乐,而可以快意当前的,则是:“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这诗句又是李白独有的豪迈风格。须知唐代宴会上一般不用整羊整牛,李白这样写,意在显示豪迈的气概。“三百杯”也是竭力夸张饮酒之多。不过,在唐代一般喝的米酒,酒精浓度很低,这也是不可不知的。以上是第一段。从感慨人生短暂写到宴饮的欢乐。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诗人兴致越来越高。他不仅自己开怀畅饮,而且也竭力劝勉友人‘由于酒兴高涨,心中兴奋,于是诗的句式缩短了,节奏也加快了。这几句虽仅写诗人劝酒,但宴会献筹交错、杯盘狼藉的情景宛若目前。

  饮酒已达高潮,自然转到放歌。“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唐代宴会上吟诗放歌,很为普遍。杜甫在战乱中回到羌村,在与邻居父老饮宴时还说“请为父老歌,艰难愧深情”,何况在浪漫风气很盛的天宝初年呢?“倾耳听”以下是诗中之诗。“钟鼓撰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用醒。洲钟鼓”,代表音乐,古代贵族宴会时需奏乐。“撰玉”,指精美的食品。“不足贵”,不值得羡慕。这里再次表明诗人期于用世不是“汲汲于富贵”,而是希望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当这些不能实现时,他只能“但愿长醉不用醒”了。这句诗表达了诗人对现实中丑恶现象的厌恶,也反映了诗人在理想不能实现时欲求出路而不得的痛苦。“人生最痛苦的是醒了之后无路可以走。”(鲁迅语)李白在当时是少数清醒者之一,他对现实的间题及危机都有一定的认识,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杜甫在怀念李白的诗中说“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韬晦于醉乡不就是一种佯狂吗?“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是悲愤语,而“圣贤”往往寂寞于生前也是严酷的历史事实。“寂寞”指不为时人所理解,杜甫在《梦李白》中说“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李白在当时虽为许多人倾慕,真正理解他的却很少,以致后来弄到“世人皆欲杀”的地步;这怎么不使他向慕那些在醉乡得以全身留名的古代“饮者”呢?诗人对“饮者”的赞颂也是对黑暗现实的抗议,因为现实社会已经不能容纳任何清醒的人了!从“岑夫子”到此为第二段,这段从饮宴的欢乐写到诗人对现实的感受,感情由高昂欢快转向愤慨悲凉。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悠欢谑。”诗人由歌咏“饮者”联想到陈王曹植,这位风流调悦、年少多才的贵公子兼诗人使李白感情为之一振。他选择了曹植与游侠少年行猎归来欢宴于平乐观的场面来描写这位翩翩公子的风采。此典出自曹植《名都篇》,诗中描写了游侠少年(包括曹植自己)如何被服鲜丽,如何以不凡的身手走马射猎,最后,他们“归来宴平乐,美酒斗。曹植用这快意一时的享乐来平息他因受到猜忌“怀抱利器无所施”所产生的痛苦与愤慈。李白用曹植一掷千金买酒取醉的豪情来安慰自己,感到自己和他有相通之处。可是,“主人何为言少钱”,在举坐欢宴时“主人”提出“少钱”似乎有些煞风景,这一跌宕正好为诗人抒写自己的豪情“蓄势”,于是迸出“径须沽取对君酌”,反客为主:不必考虑什么钱,把酒打来,先喝个痛快再说。“主人”二句使得李白天真直率近于狂的性格跃然纸上。当然,诗人也不是慷他人之慨,他紧接着说:“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五花马”指马之毛色作五色花纹的骏马。“千金裘”,价值千金的皮裘。“将出”,拿出。用裘马换酒照应前面所说的“千金散尽”。这里不仅可以看到诗人的豪迈性格,也可以看出他追求一醉的迫切,其目的则是“与尔同销万古愁”,此时诗人狂放已极,已忘掉了一切世俗的礼法。前面对友人还用“君”相称,尚未沉酣,这里已经“忘形一到尔汝”了。最后全诗归结到“同销万古愁”上;这个“愁”不是一般的愁,乃是古往今来一切敏感的才人、一切清醒者所通感的愁。这个“愁”除了包含对人生短暂的慨叹外,主要指功名不立,岁月磋跄,时不我待而言。这个“愁”压迫着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人,几乎每个时代的诗人都采用这办法求得暂时麻醉,这个愁的确是 “万古愁”。由“陈王昔时”句到此为第三段,感情由振奋、狂放转到悲愤,从而结束全篇。

  应该看到从初唐到盛唐,是封建社会比较解放的时代,经济上繁荣,政治上基本稳定,用人制度也比前朝合理,为知识分子登上政治舞台开辟了道路。因此唐朝开国以来知识分子十分活跃,大多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才华横溢、抱负远大的李白则更是如此,而且李白不想做小官,而是想“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做策士,为帝王师,当然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唐初就有布衣马周上书,三命召见,卒登宰辅的例子。可是随着统治阶级日趋腐朽,这种布衣参政的可能性则越来越小,而李白毕竟是盛唐时代长成的士人,他的胸襟气度是受了时代影响的,因之他的理想与自信带有浓重的悲剧色彩。李白曾一度被唐玄宗召人长安,但只被看作是点缀升平的词臣,不久又被谗放归。长安之行打掉了李白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此时他的痛苦与忧愤,比起以前的怀才不遇的悲叹来要深广和复杂多了,其中包含对统治集团的绝望,和既不肯与之同流合污也不愿独善其身的复杂情感。这首诗正是这种复杂感情的集中反映。

  此诗豪迈奔放,感情充沛而富于变化,悲欢交迭。但此诗的欢乐只是悲愤的变奏,具有王夫之所说“以乐景写悲”的效果,给读者的感染极深刻。又,此诗以酣畅淋漓的笔墨,变化莫测的笔法反复表现自己内心的痛苦与矛盾,既有黄河奔腾万里、直泻东海的气势,也有黄河九曲、千折百回的波澜;其句式错落,七言为主间用杂言,音韵流畅而富于变化,凡此均与诗中所表达的感情和谐一致。

  (选自《李白诗歌赏析集》,作者王学泰)

  【评点精粹】

  周诞曰:“首以‘黄河’起兴,见人之年貌倏改,有如河流莫返。一篇主意全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槽空对月’两句。”(〔明〕周敬、周涎辑,陈继儒等评点《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豪。一起掀揭。“天生我材必有用,黄金散尽还复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浅浅语,使后人传道无已,以其中有灵气。(〔明〕陆时雍《唐诗镜》)

  杨升庵曰:“太白狂歌,实中玄理,非故为狂语者。”(〔明」李攀龙《唐诗广选》)

  此诗妙在自解又以劝人。“主人”是谁?“对君”是谁?骂尽窃高位、守钱虏辈,妙!妙!(〔清〕吴蜓《唐诗选胜直解》)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