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教师作品 > 随笔杂谈 > 文章内容

刺槐花开

柠檬草的空间
作者:柠檬草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5-03-2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城市的每个角落里都散发着春的气息,各种奇花异有意无意草也许无时无刻不在争奇斗艳。然而这样的场面总是有意无意地让我想起老屋门口的那棵刺槐树,即便春风只是不经意间路过,它们还是愉悦地开了起来。一串串,白如雪,热闹得凄凉。

记忆中的刺槐与老外婆有着怎么分也分不开的联系,也许那是来自记忆的一种莫名融合。人云:“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老外婆没有属于她的窗户,无论是她的小黑屋还是她的大世界都没有。

小时候关于所有人的记忆都几乎为零,所以对于老外婆记忆更是少得可怜了吧。只知道每当有人路过之时,总是会听到她热情的招呼,每次都是那相同的一句话“过来坐会儿吧”。每当这时,我总会远远地避开,年幼的我把这样没结果的招呼看做可怜之人的乞求;年纪略长之时,我会拖着小小的板凳坐在老外婆对面,手舞足蹈地向她讲那些她听也听不懂的仅属于我的乐趣;也许没有人能走进老外婆的世界,尽管那个世界小小的,小到只能装下一个人的身影。

不知怎地,老外婆的话语中,总让我有意无意地感觉到这样的生活她是不想继续下去的。以前还有老外公无微不至的照顾,可是老外公走后,她的世界开始沉默,沉默,再沉默、、、、、、我们曾经多次让她搬来和我们一起住,这样多少也能有点照应,可是每次都是同样的拒绝。她愿意一直呆在她的,不,是他们的小黑屋,纵然黑暗狭小,对于她来说却是最熟悉舒适的环境。

也许上苍总是很怜惜有情之人,在老外公走后两年,老外婆也安详地在小黑屋逝去。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话语,刺槐花开得一如既往的灿烂,一串串,白如雪,热闹得凄凉。

又到清明,在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我没有再见刺槐,也没有再见那熟悉的身影。我想,此刻的老屋依然寂静。只是,也许会有一群新生的面孔,他们围在刺槐树下,愉悦地玩着游戏。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