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教师作品 > 随笔杂谈 > 文章内容

路很长,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蔡李娜的空间
作者:蔡李娜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未知 时间:2014-11-22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第一次听到这个对于教师来讲十分敏感的题目,第一次知道有龙应台这个作者,是从同事的嘴里;第二次遇见,便是一本真真实实的阅读手札了。

像往常一样,随意地穿梭在书店里,记得那一天的寻觅根本没有什么目的,却如此幸运的碰到了,列在不怎么起眼的书架上,那几个字眼没法让我离开视线,像是捡到宝藏的小孩儿,迫不及待想要带回家拿给爸爸妈妈瞅一瞅。

这种心情你知道吗? 封面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漂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慢慢来,慢慢来。

有一天早上,太阳特别亮,长长斜斜的阳光一道一道射进森林里来,轻飘飘的灰尘在一道一道光里翻滚。秋天的黄昏,叶子铺得满地,厚厚一层美丽的金黄。空荡荡的枝丫映着清冷的天空,彩霞的颜色从错综的枝丫缝里透过来。在黑暗的覆盖中,她张开耳朵;在窗外聒噪的是数不清的鸟,是春天那忍不住的声音。雨,松动了泥土,震动了泥土中的蚯蚓。太阳就从黑云隙缝中喷射出来,释放出一道一道一束一束的光。其实她心里的耳朵一直专注地做一件事:听蝉鸣。那样骄纵聒噪的蝉鸣,整个城像个上了发条的闹钟,响了就停不住。

一个秋天的下午,阳光懒懒地照进窗来,浓浓的花生油似的黄色阳光。之所以那么油黄,是因为窗外木兰树的叶子金黄了,落了一地,好像有人用黄色的毯子将草地盖了起来。

当作者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草地爬行时,她说:我的母亲也曾经坐在草地上远远地看着我爬行吗?现在,母亲的手背上布满了老人斑,那只曾经牵过我、抚过我头发的手。生命的来处和去处,我突然明白了,不透过书本和思考,透过那正在爬的孩子。脚踏车经过一片花开满地的平野。将车往草地上一倒,就坐下来,蒲公英年年都有,孩子那样幼小却只有一次。

而我,也突然觉得人性是极容易判断的:世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喜欢孩子的都是好人,不喜欢孩子的都是坏人极囧校园文学网www.jjyuyue.com。

当妈妈站在正规小学的里头时,她开始担心起来:孩子从来还没有经历过“组织”性的团体生活,他不曾排过队伍,不曾和小朋友动作齐一地对“老师”一鞠躬,不曾照固定位置“排排坐”过,更不曾上过所谓的“课”。在他的幼儿班上,小朋友像蜜蜂一样,这儿一群、那儿一串,玩厌了积木玩拼图,玩厌了拼图玩汽车,房间里头钻来钻去的小人儿,像蜜蜂在花丛里忙碌穿梭,没有一个定点。读到这里,我不禁感到羞愧,几乎每天晨间活动时我都在喊着“请坐到自己位置上”,每天桌面活动的规定是“每一桌只能选择一样玩具玩”,这就是所谓的正规学校。

每当早操进行曲响起,孩子们像满天麻雀似的冲出来,叽叽喳喳吵得像一锅滚水。用五色彩石把天上的大洞补起来,将菜园里的大南瓜一指而变成金光闪闪的马车,人淹进水里转化成一株美丽的水仙花···

人们说,这叫神话。可是,在我们看来,孩子的世界里,这些个“神话”却是家常便饭一样存在着,你只是缺少了一双发现的眼睛。孩子说:“我们本来都是天上的小天使,是上帝特别送给妈妈做女人的礼物。”

书的结尾处以长大后的孩子这样对母亲说:

你可以说:

“孩子你慢慢来”,可是有时候,快快地“放手”或许也是必要的。我知道,这很难,难极了,但是如果你记得我们儿时的甜蜜时光,如果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永远的位置,或许,它就会容易一点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