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教师作品 > 随笔杂谈 > 文章内容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苏幕遮的空间
作者:苏幕遮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4-05-11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黑夜给我黑色的眼睛”这是包括我在内同时代人在学生时代经常听到和说的一句诗。但我们经常用戏谑的口气把它改成“黑夜给你黑色的眼睛”。这句诗一说多年不知作者是谁,不知诗的来自何处。后来上大学知道了作者是顾城。诗非常的短只有两句话。也知道了题目。诗作时间1979年4月。

一代人

黑夜给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非常短小的诗,却但有深深的过往。顾城出生与1956年。他的童年是快乐的、幸福的。

写在明信片上

星星在闪烁,

月亮在微笑,

我和姐姐呵,

等得爸爸回来了。

当他无忧无虑的度过自己的童年,步入多彩的少年的时候,轰轰烈烈的文革爆发了。打断了原本按部就班,平平稳稳的生活。十年文革,十年成长,十年磨难。文革这个被扭曲的年代,被灰色、黑色、怀疑所遮蔽的年代,顾城没有逃避,没有退缩,他在寻找光明,寻找路标,他找到了诗,在诗中他任情挥洒自由,抒写着年少的洒脱,少年的梦想。他在努力着,奋斗着,挣脱这扭曲的年代。即使只有他一人,即使伤痕累累也不停止。

巨石

巨石在嶙峋的岩坡上翻滚,

在撞击中抛出无数裂片,

有一天这裂片把握刺痛,

告诉我怎样写斗争的诗篇。

我不是巨石却也要翻滚,

我的诗只发出小小的声音,

它没有溶入时代的洪流,

它只是支独唱的歌曲。

但在顾城的生命里有天生悲伤和消极的种子,在适当环境下,种子开始发芽了。文革结束了,人们脱牢而出,开始新的人生,顾城也不例外,他要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他对未来充满希望,他驾起远航的帆驶向心中认为美好的圣殿,但结果是他失望了。路途是崎岖的,诗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他碰壁了。消极的种子在无声无息的内心慢慢地长大。

飘泊

再没有海岸

再没有灯火,

一切都是泡沫,

新大陆的存在,

只是一个传说,

我只想停止,

哪怕是沉没。

可以说诗成就了顾城。在那个不可捉摸的年代,使这个十多岁的孩子有了一个可以寄托希望的护身符。但诗也造成了顾城的悲剧,从另一方面说诗成了他逃避手段,他在诗中寻找光明,寻找自我,寻找快乐,寻找幸福,这多少与社会脱节,没完成从社会中应得到的历练,顾城的年龄在成长,但心智、理性、生活经验却被诗夺走。他长大了,却仍是一个孩子,一个任性的孩子。虽任性,却善良天真。他认为世界就应是他所认为的那样,就应是美好的一尘不染,没有杂质,是树那么叶子应是绿色的不应枯黄;是花就应鲜艳开放不应衰败。他把世界理想化、感性化。而且他认为他有责任把世界变成美好的、善良的、理想的。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画下想象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它们挨得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这首诗是顾城的所有诗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我觉得通过这首诗可以看到活生生的顾城。一个孩子气的顾城,一个充满美好向往的顾城,一个在岩坡上再次翻滚的顾城。诗中充满美好、善良、浪漫。但最终失落仍战胜了希望。顾城撕碎的那一张张白纸片,一直在飞舞飞舞,犹如天上的白云,飘飘荡荡,若有若无。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年代,有谁会注意到一位诗人想对国家做点什么的渴望,一位诗人对世界、对自由、对爱情、对人的种种期盼。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顾城的诗是那么与这个经济时代脱节,他的浪漫与这个务实时代脱节。他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他应觉得自己是无用的。无法应对这个变得越来越多的世界。因为他还是个孩子。

将台路

我的愿望因为长征的一步一驱

变得无以适从

那消极的、颓废的、绝望的种子终于长成了一棵大树,顾城杀妻后自杀(对于顾城是否杀妻一直无定论)。自杀是他最后的一首诗。留给世人的一首用生命写就的无字诗。顾城走了,带着天真的孩子气的梦想走了。人们也渐渐的淡忘了曾经有位诗人向世界宣布: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以上所摘抄的诗来自《顾城诗全集》江苏文艺出版社)

上一篇:走向前,我的囧地 下一篇:心灵的散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