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教师作品 > 随笔杂谈 > 文章内容

零点

Rose的空间
作者:Rose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3-08-08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撑开的伞泯去''五一''热气袅绕的喜庆,圆润圆润的澄澈的子弹吻上伞面,不堪一击的声声巨响,不!那分明是时光的溃烂之声。

一把旧雨伞, 撑开了灰沉欲塌的天穹却罩住了暗黄凌乱的发丝。

雨,是昨天来的,是“五一”聘来的。当五一温言温语的向我顶礼膜拜时,我亮出了自己不可一世的头,摇了摇,落了一地细碎的时光。

没告诉它,我给五一打了折扣。家,只是我维持生命能量的葡萄糖,除了这,都已氧化。我只会按时的接受葡萄糖而又按时地离开——学校——在那里用放大镜透视我的黄粱美梦。

两只蚊子在小屋里搜索,我是他们的金矿。他们以轰炸机的分贝逼近,冷峻而又锋利的矿机深深地打入我身体,我怔忡一颤。头发——落了,落了一地狗尾草的荒凉。

他们对我无情,歇斯底里的烦扰我,我像十一月的桂花,枝枝叶叶间慢慢的憔悴。

我想起了昨天。

我剥夺了两只狗静默地听雨的权利,他们摇着勾着时光的尾巴,献殷勤,未备厚礼。

我是不是也在烦扰着他们呢?而他们却像三月的梨花,摇摇摆摆间点亮了整片林海。

原来,我的生命如此纠结。

我该从头开始了。

我剪去了那些头发,剃刀的“嗡嗡”吞噬了我单纯的头发,他们被下了“多米诺骨牌”的魔咒,顺次倒下,落了,落了一地的凄凉。

曾精心制作的日历告诉我:倒计时38天,我——我,我说不出话来

这一年有杀害了多少鲜活的时光啊!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我都干了,不管他们在不在,我都逃脱了。

也还记得那些和睦相处的日子,每天给自己安排超负荷的任务,以至于每天的任务都半生不熟,一天略足四个小时的睡眠反倒让人格外的亢奋。

只是,只是真的只有38天了!不!37天!——过了零点。

我犹如接到了阎王的37天生命期限,我的泪水绝堤而泻,穿透了眼镜片,洒在了纸上。

我望了望桌案上的石钟表,台灯复杂的灯光附着于石钟表闪亮的周身........

我看不清——我看不见——我失明了——我眼神经决堤了,不知些什么什么的喷涌而出。

几个痉挛,我倒下了,还有落过头发的头顶。

几天后,我曾落了几地的碎发穿越时空隧道,偎近我的头顶,蜷成一团。

一只百灵鸟栖在上面,张望,蹲下,生命便在被孕育。

感觉到子宫的温暖,我——安息了!

2012.5.1,,00:34

ROSE

【后记】很多很多的于零点诞生,又有很多很多的于零点终结。零点凝结了我的半生,我的半生也将从零点赤裸裸地释放!

又将是一个零点,我能做些什么呢,只不过顶着辐射面对着键盘敲着一些自己还理不清的真实,我还会突然发现好多好多想说的像一团被扯乱的麻绳,凝视着屏幕却再也敲不出来,我变了,你们也变了,大家都在变,一个人的成长经历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我时常会在想以后教育自己孩子的问题{也许平常自己和同兴趣之人所讨论的只不过是一种理想的,常态的模式,实际却有天壤之别},我不希望他们重新走上我的路,尽管自己还是一个伴侣都没有着落的大棍儿,还有件对于自己,对于不可一世的Rose的荒唐可笑的事,在这就先略过,我,先冷笑了。

心情复杂的我已简单的说不出什么来,累了,暂安!

上一篇:活的境界 下一篇:我潇洒我青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